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秦雪翁的博客

夕阳是我胸中喷薄欲出的红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籍临潼,初中生。曾当兵,又做工。被下岗,搞经营。虽勤奋,默无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诗词与写作》·第六节 诗词的修辞艺术(下)  

2010-08-22 21:14:26|  分类: 学习心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八.用典。

用典也是用词问题,是诗词写作的一种常用修辞手法。用典就是在表达思想感情时,不直接使用有关词汇,而是用古人的事迹或古人的语言,启示读者发生联想,让读者去体会作者要表达的思想,这种写作的修辞手法就叫用典。
       1.用典的好处。a。精炼。字少义多,能用最少的文字,表达出最丰富的内容。诗词受篇幅地限制,说多了罗嗦影响文体,説少了表达不出完整的意思。使用大家熟悉的典故,可以节省文字,做到精炼。
        b.含蓄。诗词贵有“含不尽之意,见于言外”,尤以不著意见、不著议论者为上,给人们留下思考的余地。而适当地用典就能起到这种效果。如韩翃《寒食》中的“轻烟散入五侯家”,用“五侯”的典故讽刺皇帝只把恩泽赐给太监。过度地宠信太监,造成大权旁落,会像后汉桓帝一样导致国家灭亡。
        c.语言清晰。清晰是指要说得具体,要具体就要多用形象,少用抽象。古人是具体的人和事,用典往往可以避免抽象的概念。例如:毛主席的“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那怕只剩一点力气,都应该全力以赴地把敌人消灭掉。切不可满足现有的成绩,在胜利面前止步不前,使敌人得到喘息的机会,有一日卷土重来,使革命遭受到严重损失。要把这些复杂内容用十几个字来表达,难度本身就很大,况且还要押韵、平仄、对仗等格律限制,要形象而不抽象,就更难上加难。典用霸王的故事,使人想到霸王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沽名不肯杀刘邦。致使刘邦得以喘息的机会,养精蓄锐,卷土重来。霸王终于大败垓下,身败名裂,遗恨千古。又如周总理的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江歌罢掉头东,邃密群科济世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面壁十年图破壁,难酬蹈海亦英雄。

诗中的“大江”是苏轼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中: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、千古风流人物”中的“大江”。这首词是苏轼豪迈风格的代表作,“大江东去”成了豪迈的代用词。周总理年轻的时候东渡日本,寻求救国之路,本身就是豪迈行动,所以用“大江”来烘托豪迈的气氛。这样写要比用抽象的概念生动得多。
    “面壁十年”是南北朝时印度僧人达摩为了修炼,在少林寺面对墙壁苦修十年的故事。周总理用此典是取了为达目的肯下功夫的意思。“破壁”是个神话故事:说南北朝时画家张生繇在墙上画龙而不画眼睛,他说点睛后龙会飞走。人们坚持一定要画上眼睛,他画上眼睛后,龙变成真龙毁坏墙壁腾空而去。周总理用此典只取龙在墙上,要打破束缚,飞入天空去寻找自由。“壁”是具体的东西,“面壁”和“破壁”是具体行动。互相照应,互相对比,使语言流畅,趣味盎然。
        2.如何用典。诗词要不要用典,不能一概而论。写景咏物和以写景咏物为主的抒情诗,建议最好少用典。因为用典不如白描,不易把景物特点描绘出来。以抒情为主,而感情又复杂深厚,比如说对国家的、人生的、个人遭遇等的种种感触,这种感情抒发受到格律的限制;或者有些话在当时不便明说;或者不容易用几句话说明白的,这种情况就需要用典。用典的手法通常有以下几种:
        a.正面用典。正面用典不须读者过多思考,直接可以领会作者的意思。如前面讲到的毛主席和周总理诗中的用典,都是直接表达出作者的意图。再如刘禹锡的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中的:

怀旧空吟闻笛赋,到乡翻似烂柯人。

第一句典用晋代向秀因怀念故友嵇康和吕安而作的《思旧赋》。向秀在二友被杀后,途经两人旧居,闻其邻居笛声悲戚而作《思旧赋》。作者用来表达同当年向秀一样思念自己的朋友白居易。第二句借用了晋代人王质的传说。故事说王质进山砍柴,见二童子下棋,便驻足观看。棋终,发现自己手中的斧柄已经腐烂。回到家中,时过百年,人过几代。诗人借用此典来抒发自己对人事沧桑的强烈感受,暗示自己被贬时间的长久,以及回归后生疏而惆怅的心情。这是正面用典。
        b。化典。化典是指把所用的典故融化在自己的诗句中,不像一般用典那样明显,甚至几乎看不出是在用典。如李商隐的《昨夜》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辞鶗鴂(tíjué,杜鹃的别名,也叫鹈鴂)妒年芳,但惜流尘暗烛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昨夜西池凉露满,桂花吹断月中香。

首句是典用屈原的“恐鶗鴂之先鸣兮,使百草为之不芳”.即使不知道是用典,人们同样可以体会到“不嫌春花落尽”的意思。诗中暗指不嫌自己青春消逝,事业无成。
        化用的另一种写法是将原典中一部分成分去掉,使之净化。如李白的《宫中行乐词》中:“只愁歌舞散,化作彩云飞”。这是借用宋玉《高唐赋》中讲楚王梦见神女,神女愿陪席共枕。临去时说“旦为行云,暮为行雨”。后来“云雨”合用,含有男欢女爱之意味。李白在这里去掉了“雨”字,把这个典故净化了。
        c.反用。诗人用典,往往是借古喻今,有所寄托才会使诗句更有意义。李商隐在《贾生》中说:“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”。贾谊是一位很有才华的政治家,受排挤放逐在外。汉文帝想到他的才能,召回后让出前边的座位接待他,问其神鬼之事。诗人以此发出感慨,讥讽汉文帝不关心百姓和社稷,明知贾谊有才而不用。作者典用贾谊,其实是感叹自己的怀才不遇。再以林逋“茂陵他日求遗稿,犹喜曾无封禅书”为例:“封禅书”是典用司马相如退职家居,临死前还写《封禅书》来讨好汉武帝,迎合其好大喜功的心理。封禅是古代天子登山祭天地,宣告功绩的一种祭祀仪式。林逋反用此典以表示自己不想讨好皇帝的高洁品格。说皇帝他日来征遗稿,他自喜没有奴颜媚骨的封禅书。这种写法同李商隐写法一样,都是反用。但是,林逋的反用还有反衬作用,将反衬和反用二者结合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马子才在《文帝》一诗中说:“可怜一觉登天梦,不梦商岩梦棹郎”。诗中所用汉文帝梦见邓通之典,也是反其义而用之,含有不该梦见邓通的意思。用商朝高宗梦见贤人傅说来作反衬,暗讽汉文帝不如高宗。因为邓通是小人,汉文帝赐给他铜山,允许他铸钱造币,结果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极大危害。而商朝高宗任用贤人傅说为相,使天下大治。这首诗同样运用了反用和反衬的写作方法,含蓄地表达了对汉文帝的批评。
        3.用典中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。a。可以用作者的话表达清楚的,不一定非要用典。用典必须适当,不要乱用典,以至起到反作用。
        b.禁用生僻典。用典时,尽量使用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典故,生僻典故使人读起来晦涩,看不懂,反而不能很好地体会作者思想。如苏轼的“冻合玉楼寒起栗,光摇银海眩生花”。辞藻华丽,对仗工整。可是,“玉楼”和“银海”是什么意思?一般人恐怕很难理解。“玉楼”在这里指人的肩项骨;“银海”指人的眼睛。这两个词汇分别出自道家和医书,辞海里无法查到。名人炫耀自己博学,可当别论,对于常人此典就用得有点适得其反了。
        c.用典尽可能的完整。用典不完整和化典是两回事,不完整的典故读者不是看不懂,就是误解。如辛弃疾的《破阵子》中:“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”,为了同“五十弦”对仗,使用了“八百里”,使人容易理解为在八百里行军中,把烤熟的肉分给麾下。这是把“八百里駮(bó)”给简称了,八百里駮是一种很珍贵的牛,“八百里”是牛的代名词。这句话的意思是战士们正在分食烤熟了的牛肉,显示出将士同乐,大块食肉,杯碗交错,鼓乐喧天的豪壮场面。
         d.用典不宜过多。过多地用典让读者望而生畏,读而却步。这是因为读者不可能都能熟悉所用之典,若逐一查阅,读者会因此而失去兴趣。李商隐的《锦瑟》中,八句用了四个典故,历来人们对这首诗解说纷纭:有人说是回顾平生,感叹抱负难以实现;有人说是对爱情的眷恋;还有人说是对友人的怀念;至今无一人能够准确地解读出作者的真实思想。所以过多的用典,有时会使读者误解了作者的本意
       九. 重沓。 
       重沓也叫反复,是民歌,乐府等文体写作中的一种修辞方法。诗词的基本要求是语言精炼,不应有闲字和重字,更不应该有重复的词语出现。而民歌和 乐府等在特定情况下,通过某一词语或句子的反复出现,可以突出作者要表现的事物。将作者所要表现的某种强烈感情,如欢乐、悲恨等表达出来。使人不但不感到罗嗦,反而觉得流畅优美。格律诗在未定格之前,也有一些诗人仿效民歌而创作的诗。如崔颢的《黄鹤楼》中,就连续出现三个“黄鹤”,甚至不惜影响平仄格律。重沓在这里地使用使人加深了黄鹤和黄鹤楼的印象,重点突出了所咏之物。重沓写作手法在写景中可以使场景画面更加鲜明,气氛更加浓郁。如汉代民歌《江南可采莲》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!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鱼戏莲叶间。 鱼戏莲叶东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鱼戏莲叶西。 鱼戏莲叶南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鱼戏莲叶北。

本来一句“鱼戏莲叶间”,就可以把鱼戏莲叶的状况反映出来,就此结句。但通过重沓的写作手法使全诗音调优美,把水上采莲的画面和人们采莲的欢乐场面活现在眼前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则故事:说有人送了一条活鱼给郑国子产,被小吏骗地吃了。小吏对人学说:“谁说子产聪明?鱼都被我吃了,他还说‘找到合适的地方了,找到合适的地方了’”!要是删去小吏重复子产说过的一句话,就不能将小吏取笑子产的幸灾乐祸的神情表达出来。象这些表达人物生动神态的重复是必要的,是不能节省的。
        重沓的修辞手法,还可以起到标明层次段落、加强诗歌节奏感的作用。如《诗经·硕鼠》中,每段开头都有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”;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麦”;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苗”等,既标明了段落,又加强了节奏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9)| 评论(1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